韓立群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世界政治研究所學者
  達沃斯札記
  第44屆世界經濟論壇將於22日-25日在瑞士召開,據稱來自全球100個國家的2500名代表將參加會議,其中包括40名政府首腦,堪稱2014年全球首場高端盛會。達沃斯的特點是彙集政、商、學,他們立場、觀點鮮明,其中不乏“冤家”、“宿敵”。筆者粗粗翻閱與會者名單,發現今年更是“冤家路窄”,且還緊扣當今世界格局之變,真是應了達沃斯今年的主題:“重塑世界格局對政治、商業和社會的影響”。
  冤家之一: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與韓國總統樸槿惠。2013年,韓國對日本一系列右傾動作反應十分強烈,兩國關係降到了近年來的最低點。兩國元首曾數次在多邊場合碰面,但均不是很愉快。去年APEC會議上樸槿惠與安倍尷尬鄰座的新聞還讓人記憶猶新。這次據說是安倍主動聯繫達沃斯,要求參會並做發言,作為其“地球儀外交”的重要一站。世界經濟論壇主席施瓦布按照慣例,為其安排了特別演講,題目是“重塑全球:日本的視角”。題目定得恰逢其時,2013年是金融危機五周年,世界格局的確處在劇烈變動中。而關於日本在此進程中的得失,各界眾說紛紜。前幾天,安倍號稱要“奪回強大日本”,那就讓世界聽聽安倍到底將選擇哪條路吧。樸槿惠受到的關註顯然要小得多,她將與利比裡亞女總統瑟利夫、卡塔爾王妃莫扎共同參加一個較為普通的論壇:“用企業家精神、教育和就業重塑世界”。聽起來是典型的達沃斯標題,從歷屆論壇議程來看沒有什麼特別之處。但筆者相信,如果安倍在演講中再有關於東北亞局勢的出格言論,好勝的樸槿惠一定也會做點什麼。不過好在兩人並不在同一會場,因此也就避免了正面交鋒。
  冤家之二:伊朗總統魯哈尼與以色列總統佩雷斯、總理內塔尼亞胡組合。說伊朗和以色列是一對冤家宿敵,恐怕沒有人會反對。魯哈尼去年當選為伊朗總統後,對西方展開溫和外交。先是在聯合國與奧巴馬通電話打破美伊隔閡堅冰,後又同美國等六國就伊核問題達成協議,雖然不和諧的聲音不斷,但美伊關係出現歷史性突破、中東力量格局醞釀變革是不爭的事實。而以色列對伊核協議表現相當激烈,不顧美國顏面,直接宣稱“這是一個錯誤的決定”,甚至還發動美國國內的游說力量,企圖阻止國會通過議案。這一次,達沃斯給魯哈尼安排了特別演講,期待他向世界推出一個新的伊朗。以色列總統和總理雙雙與會,在達沃斯歷史上也很罕見,至少在人數上先壓倒伊朗(參加達沃斯的猶太人當然更多)。內塔尼亞胡將發表專門演講:“以色列經濟與政治展望”,預計會談到外交,而伊核問題恰是以色列外交重中之重。以色列總統佩雷斯相對超脫,他將參加題為“達沃斯精神”的討論,但不能排除他會就中東問題私下接受採訪的可能。能同時容納這對冤家宿敵的國際會議並不多見,一定不能錯過他們在達沃斯的交鋒。
  冤家之三:俄羅斯副總理德沃爾科維奇與歐亞集團總裁佈雷默。誰是德沃爾科維奇?相信即使是搞外交的人,也不一定知道他是俄羅斯政壇新星、現任副總理。但佈雷默是達沃斯的常客,他手下的歐亞集團每年發佈一份《全球風險報告》。由於預測比較準,該報告近年來聲名鵲起。2014年的報告將俄羅斯列為全球第九大風險,名為“變化無常的克裡姆林宮”。報告認為普京在國內實力基礎不斷萎縮,大勢已去,並且俄羅斯經濟也是陰雲密佈,讓普京很頭疼。僅一場索契冬奧會,就讓俄羅斯人十分緊張。佈雷默稱,普京在全球扮演著一個“特大號”形象,言外之意是俄羅斯在全球的地位與實力並不相稱。佈雷默以前也沒有說過俄羅斯什麼好話,不久前他曾在英國《金融時報》撰文,不僅猛批俄羅斯內政外交,甚至還質疑俄羅斯的“金磚國家”身份。不巧的是,德沃爾科維奇恰好在本屆論壇與中國、印度、巴西、南非的代表一起探討金磚國家的未來。判定這二人是冤家,實不為過。事實上,美國議員麥凱恩也將與會。去年麥凱恩曾直撲烏克蘭首都基輔給反對派助陣,險些激怒俄羅斯。因此,提醒德沃爾科維奇註意,他還有麥凱恩這個更老練的冤家。
  冤家之四:美國前財長薩默斯與經濟學家斯蒂格利茨。這幾天,美聯儲終於敲定了新主席人選:現任副主席耶倫。而給這件事做註腳的,是去年薩默斯的主動退出。薩默斯為何退出競選?原因是美國有一大批人認定他是本輪金融危機的罪魁禍首,斯蒂格利茨則是其中言辭最為激烈的一個。前段時間,斯蒂格利茨曾專門撰文指出,薩默斯擔任財政部長期間,支持放鬆銀行業管制,通過了確保金融衍生品管制的法案,助漲了金融市場的瘋狂膨脹,是美國爆發金融危機的關鍵原因,沒有哪個經濟學家比薩默斯更應該為過去五年中的金融事故負責。斯蒂格利茨還猛烈批評薩默斯拒不認錯的行為,堅決反對其再獲得更高的職位。對薩默斯而言,美聯儲這一職位將是他人生中的另一座高峰,成就其政治與學術的雙重輝煌,更可為其帶來巨大財富(卸任財長後他的財富曾成倍增加)。現在斯蒂格利茨等人的激烈批評,使得他被迫退出競選,既斷了仕途又少了財源,那一定是懷恨在心。本屆論壇上兩人又是冤家路窄,都要談貨幣問題。斯蒂格利茨談貨幣對民主的泯滅,而薩默斯則繼續堅持改良貨幣政策老路。不過好在兩人並不在同一板塊中出現,不然肯定少不了打架。
  誠然,用“冤家”一詞來形容這些政治家和學術精英只是一種通俗的表達方式,未必嚴謹。但是深入瞭解他們截然不同的立場和觀點,一定會對我們瞭解當今世界政治發展趨勢大有裨益。  (原標題:達沃斯論壇的四對“冤家”)
創作者介紹

mr46mrsgf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